上海高尔夫球大奖赛昆山太阳岛站落幕,上海落户昆山
发布时间:2016-09-07 16:35 当前位置:主页 > 昆山花桥落户 >
上海高尔夫球大奖赛昆山太阳岛站落幕,上海落户昆山
 
 
北京时间9月6日,上海高尔夫球大奖赛9月4日在昆山太阳岛热闹谢幕!周日的赛事也是昆山太阳岛高尔夫俱乐部一年一度的的秋季会员杯赛。
 
  当天的果岭速度8.0,风速为3-4级,球道极为宽敞,算是给参赛的球员加分了,因为球出球道和落水的比率大大减少。天气好得晴空万里,白云如水上涟漪,层层片片点点,风一吹散落头顶四方。
 
  大家的热情高涨,在主持人的号召下,一百多人在镜头下留下灿烂的笑脸。部分球员在拍大合照时还想要在推杆果岭练一会儿球,球友说练习推杆的感觉,就像在海边听海的感觉。真正的热爱不仅仅体现在勤于练习、掌握技巧上,更多在于给予它新的思考、赋予新的力量,也就是领悟参透运动中的微妙变化规律。这个时候那些技巧在自己身上才会达到一个通透的效果。
上海高尔夫球大奖赛昆山太阳岛站落幕,上海落户昆山
 
  对于另一部分的球友可能是这样的情况,临时抱佛脚也要抱抱,就好像我们读书考试的时候,前几天晚上都是加班加点、背东西记忆一样。多少有些心理抚慰作用,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操作的。
 
 整场比赛耗时四个半小时,40余组球员包含嘉宾一起,近160人18洞同时开球。比赛全程进行了赛事直播,每三洞一更新。说到比赛,大家最关心的肯定还是赛事成绩。所以赛后大家都认真地看了自己的排名,以及同伴的排名,毕竟这关乎荣誉,也关乎奖品。
 
  事实上,晚宴最精彩的环节也是颁奖。主持人热情似火,一路激情四溢,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球员嘉宾,每颁发一个奖项,大家都热情鼓掌。
 
  可以肯定每一位热爱高尔夫的球友都希望自己是获得那个奖项的人,不过他们更应该为自己的进步而感到高兴。大多数人喜欢高尔夫这项运动正是因为其变化莫测,难以掌控,挑战极大,一切充满未知与新奇。正是这一点激发了人们征服它的欲望。不计其数的球友通过不断练习、不断尝试,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备战系统,自然他们有所进步,也是理所应当,而为此获得奖励,则是对自己努力的额外奖赏。
 
 
上海高尔夫球大奖赛昆山太阳岛站落幕,上海落户昆山
 
  晚宴最后由裁判宣读晋级球员名单以及赛事公告,大家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了这令人难忘的一天。
 
  最后,再次感谢所有为本次大赛辛苦付出的工作人员,以及我们的赞助商对本次大赛的全力支持,因为你们共同的努力,2016上海高尔夫球大奖赛才能够一次次顺利圆满的进行,谢谢!我们下一站赛事见!
 
 
上海落户昆山
 
 
今年3月上海房地产限购政策产生的溢出效应正在二线城市不断发酵。在上海房价、租金居高不下的当下,不少人将置业地转向了上海周边城市。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奔波于双城之间。
他们享受着宽敞明亮的房间与相对低廉的房价,他们承受着在不停穿梭于公交、地铁、动车高铁中的每一天;他们忍受着早出晚归,长时间通勤带来的寂寞与疲惫。他们坚信着,生活会越来越好。
如今,许多80后90后也在这繁华都市上演属于他们的“双城记”。这也许是一时间无奈的选择,抑或是长三角发展经济圈形成后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每天上午6点一刻,90后女孩黄雨晴都会准时踏上前往中山公园的小区班车,这3年来,她习惯了每天在昆山和上海间往返。“四个小时的上下班车程,冷清的大楼和宽敞清静的居住环境,这恐怕是鱼与熊掌的不可兼得吧。”
晚上7点21分,昆山轨交11号线花桥站,又有一拨年轻人从地铁1号口涌出,他们年轻的脸庞上掩不住一天的倦意。
 
上班早晚高峰 几乎每辆班车都满员
 
90后女孩黄雨晴(化名)最近有点烦。这两天楼上漏水殃及她的小屋,她去敲门无人应答,找到物业,却回答对方手机关机失联。“如果是上海就好了,大部分是自住客。我在这住了三年了,刚来的时候一层楼就我一个住户,孤零零的。”
黄雨晴是2013年搬到昆山,成为跨城一族的。那一年,她大学刚毕业,就离开了父母家位于杨浦的老房子,独自搬到了昆山居住。“房子是爸妈2008年买的,环境不错,比市中心的‘老破小’住得舒服多了。”这些年,黄雨晴明显觉得楼里的上海邻居多了起来。
3年前入住至今,每天搭乘小区班车上班成了她雷打不动的行程。班车直达中山公园轻轨,其间需花费一个小时。在黄雨晴印象中,这些年,像她一样往返双城的年轻人多了起来。“我一般是坐六点一刻的班车,想要挤上六点的头班车很难。仅我们这片居住区,从昆山去上海上班的人每天至少有几百人。上午6点到8点,几乎每辆班车都是满员的。”
 
因为上下班之路遥远,因此黄雨晴的出行时间完全要跟着小区班车走。“上海到昆山的班车最晚23点结束,从昆山到上海的21点就没了。上班高峰时10分钟一班,平时20分钟一班,中午则要半小时一班。上下班高峰的时候车子还比较多,但晚上6点半后就要等车,每逢周五或小长假前一天,中山公园轻轨那有一长排的人在等车,最长的一次我干等了一个半小时。”
 
即便花桥地铁站开通后,她和很多邻居也没有想过坐地铁上班。“我们这里80%的业主都是乘小区班车的。”黄雨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班车单程票价4元,但公交换地铁的话,加起来费用要9元,不划算。而且我们小区到地铁站需要公交短驳四五站,还要对应时刻表。班车则是直达,不用每站都停,相对还快。现在迪士尼站开通了,11号线更挤了。小区里只有极少部分业主开车,这样成本就更高了,除了高昂的油费,还有高速过路费。”
 
为了踩着班车的点,不加班成了黄雨晴强迫自己养成的习惯。即便一定要加班,她也会提议把任务带回家做。因为担心同事们知道她家住昆山惹来非议。一直以来她都没有公开自己的真实居住地。唯独有一次,她在朋友圈发了一张高速拥堵的照片,有关系比较好的同事来询问,她便推说自己在昆山也有房子,两边住。“否则人家会很奇怪,我为何舍近求远住昆山。即便我不觉得累,旁人听了也累。”
 
每天6点起床 一天花5小时在路上
 
和黄雨晴一样,27岁的王小姐也是众多昆山跨城上班族中的一员。王小姐是去年结的婚,丈夫在昆山工作。这对新婚夫妻考虑到上海的高房价,选择在昆山买房。说起每天的跨城生活,王小姐调侃道:“都是在高铁上开启的”。
由于家住昆山玉山镇,公司又要求9点钟打卡上班,所以王小姐只能每天6点起床,乘坐50分钟左右的公交到昆山南站,然后取票乘坐高铁到上海,再挤早高峰的地铁到公司。
和地铁几元的花费比起来,高铁二等座票价高达24.5元。“早上时间太紧了,只能坐高铁,下班后,因为时间较充裕,为了省钱,我一般会先坐地铁11号线到花桥站,然后再坐公交回家。”即使如此,王小姐每月在交通上的花费也要一千多元。
粗粗算来,王小姐每天在交通上时间多达5小时。上班至少需要两个小时,下班需要三个小时甚至更多。由于公交的末班车是晚上7点半,一旦错过,回家就比较“曲折”,只能多倒一班公交才能回家,那辆公交半小时才有一趟,这样一来就会多花将近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家都快十点了。
虽然如此奔波,但王小姐并不觉得累:“比起在上海买房,这样至少能节省更多的钱,也算是用时间换到了金钱吧”。
 
另一位李先生和王小姐相似,谈及昆山与上海的八年奔波史。他滔滔不绝起来。2008年,在上海已闯荡近十年的他仍买不起上海的一套房,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在昆山购置房产。对于这一决定,李先生至今十分得意:“那时昆山房价特别便宜,才3900元/平,现在我们家小区已经涨到差不多1.5万元/平了。因为买得早,我两年前又新买了一套自住,以前那套出租,权当投资。”
 
上海限购落户也难,选择昆山“曲线救国”
 
自上海实行落户积分政策以来,外地留沪工作人员取得上海户口的难度进一步加大。因为无法落户上海,子女的教育问题成了许多外地留沪工作人员的“心病”,为了让孩子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许多人把目光投向了昆山。
除了上海房价高,孩子的教育问题也是李先生考虑到昆山买房的重要原因。上海户口不好拿,孩子又到了学龄,在昆山买房后,孩子能在家附近贵族学校上学,还能落户。李先生说,“与其花费十几年时间在上海赚更多钱付首付,不如把这十几年的所得花在昆山的房子上,生活幸福水平会高很多。值!”
 
张女士也是这样一位母亲:儿子马上就面临升小学了,虽然有居住证,但是想上好学校,还需要排队。“我们现在在昆山买的这套房旁边就是贵族学校,教学质量有保障,价格也比在上海的同类学校低,而且接送也方便。”
张女士在徐汇上班,但对于每天跨城上班,她并不在意。“上海交通拥堵,无论到哪都至少要一个小时。现在搬到了昆山,花桥这边是起点站,有位子坐,看会儿网络剧就到站了,挺好的。”
房价大战中抢占一波先机。正如张女士所说,“因为上海的限购政策,想投资就只能在上海周边找了。之所以选择昆山,是因为它现在的发展潜力越来越明显了。”
记者打开了一款社交软件,随机输入了昆山某小区业主群,发现在用户属性中,信息登记为上海的用户占比超过70%,且80后占比超过50%。

上一篇:昆山转户口 街道婚育证明,昆山转户口 需要学位证书 下一篇:昆山花桥落户最新政策. 昆山户口转迁最新政策